傳統金工師 「不完美的瑕疵,造就出獨一無二的作品」

傳統金工師 「不完美的瑕疵,造就出獨一無二的作品」

女生誌
Bymanison09 Aug 2019

Aikary的家族幾代經營五金鋪,但她對五金從沒興趣,甚至覺得骯髒污穢,從來沒有接手的念頭,大學畢業後,原本有一份穩定的文員工作,在命運的安排下,在重遇她兒時討厭的五金,成位一位金工導師,依靠那些工具謀生。Aikary形容只有做金工的時候能全神貫注,像上癮一樣,當中與客人的互動,令金工的工作更有意義。

「我從小好難專心去做一件事,反而做金工的時候,我能夠專心一致去完成,好像上了癮一樣!過程逐步製作成型 ,由零到完成 自己一手包辦,那種成功感是無法取代。」從Aikary的眼中可以看到她對金工的熱愛。

Aikary跟大部分年輕人一樣,大學畢業後,找到了一份收入穩定的文員工作,每日準時上班下班,猶如機械人一樣,公式化地工作,「除了午餐時間,每日對著電腦工作,覺得沒有人生意義,每日千篇一律 對著電腦好苦悶,好似還未見識過這個世界,便有念頭離開香港一段時間。」因為一個衝動的決定,Aikary便辭職出走,離開舒適圈,一個人走到台灣生活幾個月。

在台灣生活期間,Aikary感到有點百無聊賴,便走去找一些玩意學習,便遇上了金工,「初時諗住搵啲興趣班學,所以就去咗學習金工,點知一試就愛上咗,不能自拔,之後就開始去報啲長期嘅課程。」

回港後,Aikary在朋友的介紹下,與其他手作人一起夾租工作室,便開始了全職金工師的生涯,「當初冇諗過要全職去做,身邊有朋友建議不如開班教人,因為當時香港金工工藝不普及,應該可以突圍而出,加上我自己唔想回歸起點,做一個淨係返工放工嘅機械人,所以如果我唔趁後生去試,我就冇機會試,我唔想到時後悔,況且我冇嘢可以輸,所以即管放手一試。」

Aikary成為金工師之前,她早已同金工有一段淵源,「屋企幾代從事五金鋪事業,自小開始接觸銼、鉗等工具,而學習金工的時間再遇上這些工具,感覺似曾相識,然而我卻不懂使用,點知喺學習金工嘅時候,要重新學習使用工具,感覺好像命運安排,小時候討厭的五金,生鏽又污糟認為將來長大不會再接觸五金,怎料到最後竟然用這些工具謀生。」

雖然Aikary家族所經營的五金鋪已經被收購,但作可在金工工藝中找到一份延續,「從事金工導師 ,感覺是用另一種模式繼續營運五金鋪,因為屋企經營的五金鋪已被收購,由以前零售到現在使用工具,不至於繼承或承傳,但好像一個相關的延續。」

不經不覺,經營金工工作室多年,Aikary有感手工的意義不在乎完美,反而作品當中的溫度及意義才是最重要,「若做手作講求完美,倒不如用機器製作,因為手作的意義及溫度在於,製成品中輕微的瑕疵,對於學生及客人來說,作品是代表他們生命中一件有意對義的事,更令我的工作變得更具意義,不是純粹來玩一玩,製作者的心意及精神,放進了作品內,包括了當中的瑕疵。」

光顧工作室人來人往,有情侶、朋友、家人等,每人都專心致志為作品添上溫度,最令Aikary印象深刻的客人是一位80歲的伯伯,「佢親手整戒指送給女朋友,女朋友跟伯伯一起了60多年,只不過因為當時戰亂沒有迎娶她,即使婆婆年老仍開玩笑說,我都沒有嫁給你,伯伯便暗地裏來整戒指,他做了Mobius的款式,戒指中間有一下扭紋,象徵二人即使站在不同位置,即做向不同方向行,總會相遇,有一個比較浪漫的意義。」

相關影片:

Text:Topbeautyhk Editorial


Share to Facebook