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俏郎君》放下身段去愛他,最後都只得到遺憾。

《俏郎君》放下身段去愛他,最後都只得到遺憾。

Lifestyle Movie
ByCrystal Leungon01 Nov 2019Creative Editor

這陣子重看1973年的電影《俏郎君》(The Way We Were),這部電影並不屬於我的年代,卻很耐看,看完後在網上尋,剛好讀到林奕華一篇《星聲夢裡人》(Lalaland)的影評,當時他提到「重逢」在電影中很難拍,而《俏郎君》(The Way We Were)不單把重逢拍出來,且叫我們知道男女主角明白相愛不代表能在一起,二人對這段關係的憐惜。

Photo from Photo from Pinterest

電影女主角 Katie從大學時期開始便十分敢言、主動,而相反男主角 Hubbell卻比較被動和自私,觀眾都明白二人並不合襯,卻還會為二人心酸起來。我想,觀眾能從當中感受還須靠演員功力,兩個演員在最後重逢這場戲中,Hubbell望 Katie眼神依舊深情,而 Katie則用手撫摸 Hubbell 的臉,陣陣遺憾在他們身邊盤旋。

Photo from Photo from Pinterest

「手」好像有一個貫穿整套電影的作用。當Katie在二次世界大戰後的酒會上重遇 Hubbell, Hubbell當時有點醉一直只閉上雙眼,一種眾人皆醒我獨醉的儀態, Katie一眼就看到 Hubbell,上前用手一直撫摸他,這是她第一次摸他,而在此之前 Katie都是一個很嚴厲和有很堅持的人,在這一幕竟看到她伸手撫摸心儀對象;之後,Katie更帶Hubbell回自己的家,Hubbell除下衣服豪不顧忌睡在 Katie床上,當時我也想不到之後 Katie竟自行寬衣,躺在他身邊,Katie把手擁著她,看到這裹我只覺這女生除了政治取態、人生價值觀外,愛情上也非常主動,雖則她擁著他時流下淚,因為她知道被自己擁著的人連自己是誰都不知道,她這種默默愛著,為對方去埋掉自己,使他倆最後都不能開花結果。

Photo from Photo from Pinterest

整個電影除了愛情,政治部分也是一個重點,但對我來說只是一個襯托。Katie對自己政治立場的堅持就像她曾經為愛情而妥協,屈就自己成為對方的完美另一半。但在大是大非前,麥卡錫主義盛行時,她再一次為自己理想堅持,而Hubbell是一個明哲保身的人,為著自己的工作,他決定眼見 Katie已懷有自己骨肉也要離開。其實這點我反而不意外,在這段關係中,一直也是 Katie作主動,她由一開始就投身進去,她對他說過自己沒有朋友,就只有 Hubbell,她放下身段為他主動獻身,又放下自尊打電話求他回來,但他最後出軌了,他對她是同情還是真愛?到最後重逢, Katie邀請 Hubbell去見自己女兒,他說不能,然後離開,鏡頭是 Katie一人在派反原子彈傳單作結,是意味她離開這段關係後,回當年在大學裹志氣昂然的女強人嗎?

Photo from Photo from Pinterest

當然,以上寫得太以女性角度出發,好像忽略了男主角。從電影中,我們可以知道 Hubbell也為著這段關係去做得更好,但 Hubbell由始至終只會享受生活,面對自己未能成為另一半眼中的人,都會難受,他亦不想再見到 Katie臉上對他失望的表情,但我認為這些好像太自私了,他只是害怕失敗吧?無論如何,二人最後無疾而終,只餘下往日回憶。

Photo from Photo from Pinterest

《俏郎君》相愛不代表能一起,而愛情上若非一個願打一個願捱或兩方一起取個平衡,其實最後都只得到遺憾。

Photo from Photo from Pinterest

Text:TopBeauty Editorial


Share to Facebook