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瑪嘉烈與大衛 綠豆》:給曾經同居的情侶,愛情的陰暗面需要耐性和理智來克服。

《瑪嘉烈與大衛 綠豆》:給曾經同居的情侶,愛情的陰暗面需要耐性和理智來克服。

Relationship Movie
Bychristinelai on 02 Jul 2019

「願意扮看不見,聯起兩個世界熟悉陰暗面⋯⋯」一首黃劍文《我們的》唱到街知巷聞,而2016年香港的電視劇《瑪嘉烈與大衛 綠豆》不但令人重新定義何謂「電視劇」,其出色的卡司和劇本都讓人看到貼地的愛情寫照,而瑪嘉烈和大衛的故事,號稱是「一對情侶,幾段關係」,多角戀的描寫曾經引起很多人的共鳴。不知道這部劇有沒有讓你更深刻地想起關於同居和愛情的陰暗面呢?

#「所有說自己適合獨居,要有私人空間的人,只是還沒找到一個想跟他生活的人,沒有人天生喜歡孤獨…可以令一段感情更立體,看到情人的真面目,這也是一種挑戰。」

不知不覺就到了同居、買車的年紀,有人會勇敢地如大衛一樣,向瑪嘉烈提出「不如同居吧」的邀請,而至於是否每個瑪嘉烈都想清楚之後才答應,則不得而知。 有時候,兩個人決定住在一起,可能是因為熱戀的力量大過一切,少見一秒也不自在,但更多時候,同居可能是某些人想拯救關係的方法。

感情在同居的時候更見真面目,省略了十八相送的情節,「朝見口、晚見面」,所有芝麻綠豆的小事,例如打鼻鼾、疏於清潔家居等,都可能令人更討厭自己另一半。

同居若果是甜蜜的話,那是非常幸運的事情。但很多時候,情侶還是無法避免如瑪嘉烈與大衛一樣,在白色佈置得精緻的家居中,一點一點地走遠。可能是對著生厭,可能是彼此工作時間太不一樣,一個長期在等待夜歸的她,另一個忙著隱藏自己電話的通知。

 

# 「裂痕最初出現時,通常沒人為意,以為過去了就算。感情的缺口不會一朝一夕形成,經常說被第三者介入,其實第三者根本無心…」

什麼是裂痕呢?可能是瑪嘉烈的貪玩和怕悶,可能是大衛的悶騷和安靜。其實他們彼此都深愛對方,但是瑪嘉烈誤以為趙子龍的開朗和外向就是愛她的證明,而大衛無數個等待她的晚上,必然是孤獨的,可是又不懂得說出口,他懂得做的,就是去做一個體貼又不善言詞的男朋友。

第三者趙子龍,無疑是加深裂痕的人,他是大衛的反面,又是他的好友,三人見面的場合,總是只得瑪嘉烈和趙子龍樂在其中。這種關係,危險亦缺乏尊重。而瑪嘉烈亦因此斷送了一段難得踏入同居的關係,也送走了大衛,最後什麼都不剩。

 

# 「很久以前,瑪嘉烈為大衛煮了一碗酸辣湯…他希望可以回到以前,然後將酸辣湯的做法,永遠放在心裡。」

廣告
廣告

究竟是同居還是時間,令感情變質?其實愛情本是一件純粹的事情,墮入愛河的時候,一切簡單的好意,已經能夠深刻記得一輩子。當瑪嘉烈一直挑剔大衛的時候,她自己也忘了,當初為他所做過的事,可是大衛卻很想再一次感受到來自她的愛。

當愛情的熱戀期過後,中間發生過大大小小的爭吵,究竟還有什麼方法可以令愛情保鮮?最令人無奈的是,我們往往失去了對方,才想起那些日常中悶板的細節,其實也是我們不知不覺賴以為生的甜蜜,這也是瑪嘉烈失去大衛之後,才意識到的真相。原來她自己變了心,心不在焉,卻一直責怪對方。

 

#「新生活令人充滿期待,但對某些人來說,新生活只是另一種掩飾,因為他們仍然活在過去。」

大衛回到自己的家,重新獨居,趙子龍結了婚,彷彿自己從未破壞過別人的關係一樣。 大家都想說服自己能夠重新開始,但是傷害和遺憾卻不是短時間內能夠平復,胡亂展開新生活,或許更為有害。

愛從來不是快來快去的一回事,經常聽到別人復合又分手,誰出軌之後又繼續相安無事,同居長時間無數紛爭卻不分開⋯⋯ 或許是因為愛就是這樣的一回事,有時候沒有底線,有時候需要學習,有需要又需要修補和妥協。 然而,無論他們的家變成什麼樣子,那依然曾經是屬於瑪嘉烈和大衛兩個人的家,怎樣分飾,愛情只是以另一種方式,繼續存在,或許就在抽櫃裡面那個塵封的盒子裡面。

Text:TopBeauty Editorial
Photo:《瑪嘉烈與大衛 綠豆》、《瑪嘉烈與大衛 前度》截圖

更多相關文章:


Share to Facebook