TopBeauty專訪:最佳女主播「方健儀」!感動的是離開後才明白,原來觀眾的心裡一直有我的位置

TopBeauty專訪:最佳女主播「方健儀」!感動的是離開後才明白,原來觀眾的心裡一直有我的位置

Cover Story
ByElize on 29 Aug 2019 Deputy Managing Editor

或許科技的進步,網上鋪天蓋地的訊息,人人手機在手皆可以扮演「記者」,所謂的最新消息再不只由傳媒散佈,但作為傳統媒體的工作者,他們仍然會站在前線,不單為報導最真實的第一手消息,背負的更是一個社會責任,利用媒體的第四權去偵查、揭示社會的黑暗面。

 

最近香港的新聞鬧得熱烘烘,連帶不少新聞從業員都成為了大眾注目的焦點,鏡頭背後的他們又有什麼故事?倘若說起那些年我們一起追過的「最佳女主播」,大家必定有聽過她報的新聞,主播桌前的她形象總是那麼自信、硬朗、專業,而就在2012年一個看似與平日無異的晚間新聞,卻因為一句「多謝支持,後會有期,再見」,成為了大家與「方健儀」的集體回憶。

 

 

曾被班主任標籤「自閉症」 不愛說話卻想當記者

作為一個記者或是主播,口才絕對是首要克服的因素,看著鏡頭前的方健儀,總是可以淡定地讀出一段又一段的新聞,怎會想到求學時期的她竟然是老師口中的「自閉」學生?小時候的方健儀與爸媽、姐姐、婆婆一家五口就住在中環一個不足100呎的分租房,生活都相當艱難,而當時的她文靜且不愛說話,課餘時間都不會外出,寧願在家中讀書,難怪連班主任都誤以為這個學生可能是患上「自閉症」。

Photo from 受訪者提供

六年級那年,正正是1989年,當年發生了不少世界大事,待在家裡的她看著電視上的新聞,每個畫面對她的衝擊都很大,那時候她就在想「如果這個世界沒有記者,我們又如何知道外面發生什麼大事?」當刻,她覺得記者的工作真的很偉大,不只是報導香港這個小地方的事,更作為各國之間的橋樑,讓大眾看清楚世界各地此時此刻發生的事,而從那時起,她就立志要當記者。

Photo from 受訪者提供

 

由坐「冷板凳」的小薯到走進大台的首席記者

回想在中大畢業前一年的實習,她加入了港台的新聞部,當年的她第一日返工經已滿懷興奮又期待,因為她將要迎來香港史上的「大新聞」,就是二十年前啟德機場一夜間要搬往赤鱲角機場的新聞,所有同事都東奔西跑,非常忙碌,而當時只是「實習小薯」的方健儀抱著一腔雄心壯志想參與其中,最後當然是事與願違,根本沒有任何人有空去照看她,當時的她就體驗了人生第一個坐冷板凳的滋味,只能旁觀同事完成「搬機場」的採訪,她坦言當刻深受打擊。

轉眼二十年,方健儀回望過去,她慶幸自己有過一段坐冷板凳的日子,那是一個很好的基礎與磨練,記者的心態當然是希望能夠參與所有大事的採訪,但事實往往「不是每個大新聞你都能夠參與」,所以心理上就需要好好調節,要做一個好的記者亦要具備這個心理質素。

Photo from 受訪者提供

在港台工作了5年,迎來一個人生的「樽頸位」,她開始厭倦公式化的工作模式,她形容每日就好似「填充題」一樣,重複做著相同的工作,她不禁問自己「究竟還想當一個記者嗎?」之後她決定停薪留職到英國讀書,臨走前她的前輩,當時的港台新聞總監就給她一句贈言「如果你有心做記者、做傳媒行業,你更應該加入一間多人睇到的平台和機構」,至今這句話依然牽動著她。

就在她讀完書回港的時候,前輩的一番話令她反思到自己未必想繼續留守港台,就在關鍵的時刻,她收到大台高層的電話,當時大台正籌組24小時新聞台,最初想找她當編輯,但熱愛挑戰的她偏愛做前線「跑新聞」,高層續問「出去跑無位喎!不如你講吓有咩同學同你同年吖…」她萬萬沒有想過一句「方東昇是我同學」就成功換來一句「「方東昇是你同學?咁有位啦!」所以說,進入大台的過程,的確正如她所說般「無心插柳」,但是一做卻是六年的時間。

Photo from 方健儀微博

 

主播最緊要「靚女」?挫折成就「最佳女主播」

方健儀笑言自己當初真的沒有打算坐上主播桌「報新聞」,因為她更享受出去「跑新聞」的感覺,就算外面35度高溫,掛著「酷熱天氣警告」,但汗流浹背去採訪一單新聞,仍然是有著無比的滿足感!回想當初入職未夠一年,有一日就收到高層的「主播」邀請,她都對自己的能力充滿懷疑。

Photo from 方健儀微博

「大家有睇新聞都知主播一定是『靚女』,外表好標緻,但我唔係個種,我又『硬磞磞』又『四方面』,我去報新聞,會唔會好『趕客』?」當刻的她的確很混亂,不過再想一想,「既然老闆俾個機會我,我冇理由唔試㗎,唔試就一定唔得,試咗唔得都叫努力過吖…」

練習了差不多一個月的時間,中間經歷過不少挫折,總覺得自己「讀新聞」的樣子很醜,實在過不了自己的心理關口,但去到後期,練習多了,自信心亦隨之增加,初初報午間新聞的時候,她都吃過不少「螺絲」,令她最痛苦的就是「十大活躍股票指數」,因為她對數字相當不敏感,她每分每刻反覆地練習,最後成功克服障礙!而往後讀新聞的方健儀,就是大家所見到的方健儀了。

Photo from 方健儀微博

廣告
廣告

 

「離職之後,才發現觀眾心中有我的位置」

在大台六年的時間,她又再一次回到「公式化」的工作生活,而且她清楚明白到自己再晉升,就會是採訪主任的後勤工作,她既不想就此從前線退下,三十歲的她更問自己「除咗做記者,我係咪就咩都唔識?」於是,她決定跳出她規行矩步的生活,給自己一個全新的挑戰。

Photo from 方健儀微博

最後一晚報新聞,她坦言自己腦袋一片空白,就連跟觀眾說再見也拿不定主意,始終香港的傳媒比外國封建許多,特別是大台的記者更不可以帶半點個人意見或情緒。雖則她表面看似嚴肅正經,但私下的她卻是大膽、調皮,她一心想著「都最後一次啦,咪講我想講嘅嘢!」最終想到「多謝支持,後會有期」,她都覺得很普通,沒什麼創意,但想不到令大家印象如此深刻,且到今時今曰仍然是大家的集體回憶。

Photo from 彭國柱微博

與觀眾道別後,那一刻她再也忍不住眼淚,心裡想著「這是我最後一個鎂光燈下的新聞報導,走出主播室之後就不知道什麼時候會再回去…」正當她淚流滿面的時候,她的編輯同事捧著蛋糕出現,蛋糕上面寫著的正是「最佳女主播」,不少觀眾更到她的社交平台上留言表達不捨之情。離開大台多年,回望過去,方健儀坦言從未想過自己在大家心目中原來一直有個位置,她一直以為一個人的去留永遠都不是一個大問題,因為永遠有一個人可以取代你,能夠「被記住」是多麼感恩的一件事,她笑言「早啲話我知,我就唔走啦!」說罷,眼角泛起了淚光,主播的生涯依舊是她最燦爛的回憶。

 

慶幸不是賣「樣靚」與其怨天不如改變

今日的方健儀是一個自由工作者,她形容她目前的工作猶如反覆「被選美」的過程,「靚女其實有很多,青春少艾就更多,亦輪不到我」,但她慶幸自己不是以靚作為賣點,提到有什麼可以令自己突圍,她最自豪的是自己的自信、淡定。

以前在大台一出鏡就會有人評頭品足,「點解咁肥嘅?」「點解佢腰長腳短?」「原來佢屁股咁大?」在電視台這面「照妖鏡」下,缺點無所遁形,不過方健儀一於少理,她就是要接納自己的「啤梨」身形,她的不美麗、不完美,她更想向前走多一步,除了接納自己,有些缺點會否可以改變?與其怨天尤人,她選擇「的起心肝」做運動,而且她堅信只要有恆心,改變永遠不會太遲。

當編者問到她對於內在美的看法,她就低頭看著自己的雙手,「在不少人眼中,我的手很醜,手筋很多又『骨杉杉』,但我覺得我的手很美,因為這正是我成長的印記。」小時候,幾姊妹從旁幫爸爸「整車」,十歲未夠已經在家裡幫忙煮飯,到畢業做記者,經常要幫忙搬大型的拍攝器材,雙手勞損自然多,看上去亦不如普通女生白滑嬌嫩的模樣。不過,手上的每一道傷口、歲月的痕跡,都是她成長的故事,那些不經修飾的指甲,透出最自然的顏色,這就是她眼中最美的顏色,而內在美亦不過是活出「最原始」的自己。

 

專訪片段:

 

Text:Elize Chan

Photographer:Helios Liu

Videographer:Helios Liu / Shing

Video Editor:Helios Liu / Elize Chan

Hair:Vincent Yeung

Makeup:Herman Ng

Wardrobe:Marella / Max Mara

Accessories:Diana Law Printed Accessories

Special Thanks:Radio Television Hong Kong


Share to Facebook