社工轉行賣性玩具 「香港人好需要性教育」

社工轉行賣性玩具 「香港人好需要性教育」

女生誌
ByMichelleon09 Jul 2019Digital Editor

考入香港大學經濟金融學系,於旁人眼中,前途本應無可限量,但因厭倦數字的虛浮無實,令Kelly毅然放棄港大學位轉讀社工系。畢業後,卻發現現實終究是現實,「每個社工揹著幾十個case,難以深入處理」,現實就是處處都是不完美。由當初放棄天之驕子之美譽,到後來放棄社工穩定月薪,轉行開性玩具商店。Kelly 透過性玩具, 結合社工專業知識,解決客人於性方面、甚至是兩性關係上的問題,這份人本工作,令她每分每秒活得「比社工更社工」,也令她終能找到屬於自己的一片岸。從Kelly 身上感悟到,「見社工」和「談性說愛」,何需難以啟齒?

「我會形容,這一刻的自己仍是正在經歷好多,仍然是探索階段。」

Kelly並不是贏在起跑線上,初中階段不愛讀書,高中卻慢慢愛上了「操pastpaper 」的歲月。會考後更考入恒生商學書院,日夜埋首苦讀,終於考入香港大學經濟金融學。「於商學院中,見識到社交的重要性,有時會覺得識人好過識字。」Kelly回憶,自己當時並不喜歡該學習環境,「大家只會為分數而去做好表面的東西」,競爭之大令她無所適從。於是時時「走堂」,夜夜笙歌,荒廢學業。

迷惘的日子過了一年,Kelly決定放棄港大名銜,轉到中大修讀社工系。她形容於中大讀書的日子是如魚得水,一下子由數字人生投身人本工作,Kelly憶述每次跟案主的相遇都是一場美麗的相識相知,「社工是一份好有價值的工作,一個好短的相遇已經可以幫助到別人解決困難事。」惟現實依舊是不盡完美,「當你實際入到這一行,你會發現有很多事情不如學院中所學習般理想,我需要顧慮很多行政工作、數字...實際投放於個案身上的時間並不多。」日積月累的壓力令身體響起警號。最終,Kelly順從自己內心,毅然辭去社工這份收入穩定的工作,一心一意打理性用品商店 les's play。

「我覺得我現在是用社工的模式,但同樣是更貼地的話題跟你們對談。」Kelly笑言,香港推動性教育的工作不足,「由細到大都無人跟你解釋什麼是歡愉,由中學到大學,從來無人教你如何正確做愛,但大學畢業後,屋企人就會催你結婚生仔。」辭去月入三萬的正職,租了在尖沙咀的樓上店鋪,全職當老闆娘。Kelly有所感悟「這條路,令人變得更有深度,方向亦愈來愈清晰。

相關片段:

最幸福女人的模樣:無論相愛多少年,仍會像個小孩子般在他面前撒嬌。

結婚不是修成正果,而是修行的開始;時間無法摧毀愛情,是冷淡和懶惰。

《忘了、忘不了》:能相守到老不容易,愛情從來不是一件夢幻的事,因為我們都是平凡的人。

Text:TopBeauty Editorial


Share to Facebook